DAY 1

在夜里心痛得醒过来的第五次,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深谧寂静的灰蓝天空与枯枝,脑海里又浮现了昨天你看着我的,那样让我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


早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发呆发了五分钟。


你叫我不要熬夜,可是在这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下,我又如何能入睡呢。


这一段感情,始于初冬,终于冬末。也许是气温,也许是心境,回想起来我们许多的细枝末节,总能感觉到一股贯穿其中的寒冷。现在你决绝地将所有给予我的温度收回了,我便只能回归过去夜晚里不得不和衣而眠的生活。


寤寐不宁。


呐,下个月底许梦阳和她老公回国了,我要一个人守着一座空荡荡的大房子,怎么办哪。你说过要过来陪我的,这下……我要如何一个人熬过去?你做出这样的决定,哪怕你没有我这般陷得这么深,我相信,你也是有少许难受的。可是你转头就可以找你女朋友疗伤,而我只能孤独地再度去面对无边无际的黑暗。


你说你的女朋友为了来见你努力赚钱,我将这件事告诉朋友的时候,她们一致的反应就是:“你又何尝不是在努力赚钱!?”对啊,我又何尝不是?为了给你买菜做饭,吃了一个星期的泡面,为了能跟你在mid term break去远一点儿的地方玩能住上几天,头一天晚上没有好好吃饭导致第二天胃痛到爆炸也强撑着爬起来上班…她家经济情况再变差,能有我家变差得那么彻底么…?问子戌想让他给我讲讲你和你女朋友的故事,看看是有多么催人泪下,子戌说可能没有什么催人泪下的,只是长情而已。这话听上去就很搞笑了,长情……长情的话为什么要来招惹我?他说你错了,你说对不起……“错了”,“对不起”,就这样了吗?这些话又如何能缓解我心上的伤痕?


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点的心疼吗?许梦阳说,你在两个人之间选择了伤害我。是,我们只认识了三个月,你选择伤害我也无可厚非。只是想知道,你会心疼我吗?


跟我妈妈通了话。我妈妈听到我在电话里哭得伤心,她也跟着梗咽了。她问我,这个小伙子到底有什么好,我说他是我这辈子目前遇到的最合拍,在一起最开心的人,他随便跟我讲一点儿什么日常都能让我笑得前仰后合,他脾气再急我都能够包容,他让我想要主动去照顾去陪伴,他让我想要变得更温柔更强大好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带着他一起踏踏实实地走下去,所以我才这么想要抓住他,可是为什么这么难……最后妈妈叹息着说,算了,妞啊,你认命吧。


我认命了。


朋友说我们只是寂寞空虚久了的干菜烈火,我想了许久,现在可以很确定地说我不是的。我就是喜欢。然而……你或许正如我朋友所说吧。真的,只能认命了。


你叫我忘掉你。我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忘掉你。很早以前我就将我的心双手奉上,现在你挥挥手潇洒地带着它全身而退了,让我空留一个硕大的窟窿在身上,堵不住,也不知道怎么堵住。


怎么办呐?求求你告诉我怎么办。怎么堵上这个窟窿,怎么忘掉你?教教我啊?教教我吧!为什么你能这么轻易地做到,告诉我你的方法吧!!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在这边痛彻心扉地想你,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在这边要死不活地黯然神伤!!!!


多希望时间就停留在那天晚上。


算了。


你若对我无情,我付出的一切都是徒劳。


写不下去了,晚安吧。



 
评论

© 墙壁上都是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